军校和很多人想的都不一样

2019-09-29 00:23滕州新闻网,滕州论坛,滕州民生、

  转眼之间,学员衔已经挂了三年,我知道,再过一年,上面就可能会多出两颗星星。

  最近几天,很多家里的亲戚们开始给我发消息,有些甚至我出生以来都没搭过一句话,在七拐八拐后也“顺理成章”地成了我的各路叔伯舅姨。

  对于他们来说,惯常的思维是,寒门子弟能考上军校当军官对整个家族来说那可都是极大的荣耀!

  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只要有一线希望,当父母的也会尽十分努力去争取。不过令我很纳闷的是,他们关切的除了一些报考信息和历年的招生计划,更关键的仿佛放在了找关系,找熟人上面。

  而家在农村,靠几亩薄田加打零工维持生计的一个叔则更直接:“娃,能给你弟弟找到人不?叔不怕花钱,十万八万我和你婶能凑到。”

军校和很多人想的都不一样

  面对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我心里百感交集。第一就是不知道我这个还没毕业的小学员咋就在他们眼里变得那么神通广大;第二,我上军校,还真没花钱,也没用上所谓的关系。不管他们信不信。

  我坦白,报考前,我父亲和这些家长一样,希望能找到关系。后来我知道他能接受的价格是20万,这对于一个县城的个体户来说不是个小数目。没有经历过的人或许不会体会到父母那种急切的心情。但是我个人还是比较佛系的,虽然我有从军梦,不过报考军事类学校仅是不占志愿的尝试。可父母不这样想,他们觉得如果孩子考上军校成了军官可能就会改变这个家庭三代草民的历史。

  所以在我那不高不低的成绩出来后,就开始从各个亲戚、朋友乃至初、高中同学那里问询消息,生怕错过。偏不巧,父亲又一次意外把手臂摔成骨折,但他照样打着石膏每天搜集着消息,带我去政审,一天跑三个地方去签字。在这期间,有个亲戚主动找来,表示自己可以帮忙找到人。

  那人表示,自己认识某司令,和他的战友是好兄弟,能给弄到内部名额,不过打点费用比较高,得二十万,钱可以办成之后再给,先给个两万请客送礼就行。我不知道父亲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那天回到家眉头紧皱,一直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应该是在算些账目。除了这个之外,父亲还得知了一位高中同学曾经考上过军校,连忙托人打听,可惜因为毕竟多年没有联系而石沉大海。

  那位帮忙介绍内部关系的亲戚见父亲没下定决心,又接连几次声称自己的熟人已经在打点了,价格还可以进一步商量。但我从来没有信过自己一个普通人家能攀着这么厉害的亲戚,于是就说服父亲对他们敬而远之。后来我接到了去省会军检的通知,父母知道后先是兴奋,接着却又发起愁来。因为军检之前我曾先自己去医院做过检查,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非常正常的心电图老是显示心率不齐。

  这可愁坏了父亲,严格的军检一项不合格就意味着终结。他先是托熟人医生想办法给开点能调节心率的药,没想到吃了之后更加严重。后面又试了各种物理方法,都没有效果。到临去省会的前一天,只能祭出杀手锏——找关系!

  得知了军检地方的名字,继续从亲戚、朋友的圈子里打听有没有里面的熟人。最后,一位表亲的朋友的朋友,说他和体检中心的二把手有过一面之交。父亲很是激动,体检时特意带上了这位亲戚一同前往。出发的早上,我看着父亲把一箱箱名贵礼品搬上后备箱,还往包里揣了用报纸包着的厚厚的一沓钱,心里莫名的很不是滋味。

  到了地方,定居在省会工作繁忙的舅舅跑前跑后的来帮忙,得知要请客吃饭,他特意拿了两瓶好酒,并在大饭店安排了局。结果意外却又不意外,对方压根没来,那天我和父亲,加上舅舅还有那位亲戚四个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临睡前,父亲告诉我:孩子,明天的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

版权所有@滕州新闻网,滕州论坛,滕州民生、教育门户网站